日本会重蹈覆辙吗

(作者保罗·克鲁格曼,2023年7月26日,标题有改动)

我希望我的读者当中至少有一些人因为年纪太小不记得这件事,但在20世纪90年代初,许多美国人——尤其是专家,但也有商业领袖和相当一部分普通公众——对日本的崛起非常着迷。1992年最畅销的两本书是迈克尔·克莱顿的小说《日升》(Rising Sun),讲述了作者对日本企业日益增长的邪恶影响的想象;以及莱斯特·索罗的《正面交锋——日本、欧洲和美国之间即将到来的经济战》(Head to Head: The Coming Economic Battle Among Japan, Europe and America)。如今,这很容易被忘记,但我喜欢提醒人们,当时机场书店里到处都是封面上有武士的平装书,声称要教你日式管理的秘密。

这种对日本痴迷的时机非常完美:几乎就在日本的显著崛起转变为经济实力持续衰退的那一刻。以下是根据购买力差异调整后的日本国内生产总值与美国的比率:

img

TOTAL ECONOMY DATABASE

如今,对全球竞争的担忧焦点已经从日本转移到了中国。中国已成为名副其实的经济超级大国:按购买力调整后,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超过了美国。但中国最近似乎步履蹒跚,一些人一直在问,中国未来的道路是否会重蹈日本的覆辙。

我的回答是,可能不会——中国的情况会更糟。但要理解我为什么这么说,你需要了解一些发生在日本的事情,我认为那根本不是很多人想象中的灾难。

你可能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20世纪80年代末,日本经历了巨大的股市和房地产泡沫,最终泡沫破裂。即使是现在,日经平均指数也远低于1989年达到的峰值。当泡沫破裂时,留下的是陷入困境的银行和堆积如山的企业债务,导致了一代人的经济停滞。

这个故事还是有一些真相在里面的,但它忽略了日本相对衰落的最重要因素:人口。由于低生育率和不愿接受移民,日本的劳动适龄人口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一直在迅速下降。要避免经济规模相对下降,日本唯一的方法是实现人均产出比其他主要经济体更快的增长,但它没有做到。

然而,考虑到日本的人口结构,日本的表现还不算太差。以下是1994年以来美国和日本劳动适龄人口人均实际GDP增长的对比:

蓝色:日本;红色:美国

蓝色:日本;红色:美国。 FRED

经人口因素调整后,日本实现了显著增长:人均实际收入增长了45%。美国做得更好,但这并不符合日本停滞不前的说法。

等一下,还不止这些。管理一个劳动年龄人口不断减少的经济体是困难的,因为低人口增长往往会导致投资疲软。这一观察结果是长期停滞假说的核心,该假说认为,人口增长缓慢的国家往往难以维持充分就业。

然而,事实上,日本成功地避免了大规模失业,或者任何形式的大规模苦难。这里是处于黄金工作年龄的男性就业比例指标:

img

蓝色:日本;红色:美国。 FRED

这一比例在日本仍然很高;事实上,一直高于美国。

年轻人呢?上世纪90年代,日本的青年失业率(15-24岁)确实有所上升,但这一上升趋势后来得到了扭转。以下是世界银行提供的国际劳工组织对日本青年失业的估计,此外,因为这个问题已经引起关注,还有对中国青年失业的估计:

img

绿色:中国;蓝色:日本。 WORLD BANK

因此,自从所有人都认为日本将统治世界的那段日子以来,日本的经济表现实际上相当不错。的确,就业在一定程度上是通过巨额赤字支出来维持的,而日本的债务也急剧上升:

img

FRED

但几十年来,人们一直在预测日本将爆发债务危机,但这种预测并没有成为现实。在某些方面,日本与其说是一个警示故事,不如说是一种榜样——如何在保持繁荣和社会稳定的同时处理困难的人口结构。

虽然很难量化,但我交谈过的很多人都说,日本社会比许多外人以为的要更有活力,更有文化创造力。经济学家兼博主诺亚·史密斯对这个国家非常了解,他说东京就是新巴黎。考虑到语言障碍,我基本上只能相信他的话,不过在当地人带领下游览东京后,我可以肯定这座城市充满了活力。

诚然,同样的语言障碍意味着东京可能无法在全球文化中扮演巴黎曾经扮演过的角色。但日本人显然在复杂的城市化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如果你认为日本是一个疲惫、停滞的社会,那你就错了。

这就引出了我在本文开头提出的问题:中国会成为下一个日本吗?

现在的中国和1990年的日本有一些明显的相似之处。中国经济极不平衡,消费需求过低,仅靠过度膨胀的房地产行业维持经济运转,劳动适龄人口也在减少。与1990年的日本不同,中国经济的大部分领域仍然远远落后于技术前沿,因此生产率快速增长的前景应该会更好,但越来越多的人担心,中国可能已经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这个问题似乎困扰着许多新兴经济体,它们增长迅速,但是一旦达到一定程度,就会停滞不前。

然而,如果中国正走向经济放缓,一个有趣的问题是,它能否复制日本的社会凝聚力——在不造成大规模痛苦或社会不稳定的情况下管理较低增长的能力。我绝对不是中国问题专家,但是,有任何迹象表明中国,特别是在一个不稳定的专制政权下,有能力做到这一点吗?请注意,中国的青年失业率已经比日本高得多。

所以,从经济角度来说,中国不太可能成为下一个日本。情况可能会更糟。

内容来源于纽约时报,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